联系我们

地址:

电话:

邮箱:

他终于将火势控制

发布时间:2019-06-13 01:13 阅读

  “我做界务员有三十多年了,以前巡界没有路,要靠镰刀砍出一条来,现在的路都可以走汽车了。”走在巡查界碑的山路上,杨天才回忆着自己的过去。个子不高的杨天才,时常穿着迷彩服,但他不是军人,而是生活在中越边境的我国公民。

原标题:【边疆党旗红】“草根卫士”杨天才:巡边之路三十载

  “年轻人觉得界务员的待遇不高,他们需要收入养家。我不一样,家里人都很支持我,只要身体允许,我还会继续干下去,守好界碑!”在与记者告别时,杨天才坚定地说。

  骷髅碑意味着这里曾经是雷区。张旭 摄

  出生于1954年,曾担任民兵连副指导员的他,从1984年被选为外事界务员的那天起,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,并一路走到今天。

  15公里的巡界路,杨天才带上斗笠,背上水壶,拿起镰刀,一个往返就是两三天。饿了吃干粮,渴了喝泉水,休息的时候就借宿在边民棚屋里。“坚持走到现在的,只有我一个了。”他一边介绍,一边提醒记者注意脚下湿滑。

  尽管背负无数荣誉,但杨天才的住处在村中并不起眼。屋子里没有太多电器,在白天如果不开电灯甚至显得有些幽暗,地面在雨季还会变得湿滑。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在此,杨天才对物质并不在意。

  5月14日,记者跟随杨天才,从他的视角来体验边界之路。“20多年前,我要走15公里,有10多个界碑。后来界务员人数变多,我现在负责5公里,一共三个界碑。”

他终于将火势控制

他终于将火势控制

地址: 电话: 邮箱:

 技术支持:388棋牌|大富豪棋牌游戏